联通400电信400移动400

新闻中心

潜望|断供笼罩之下:谁将填补华为手机留下的市场空白?

  缺芯是华为手机涨价的主要原因。由于今年美国的第二轮制裁,华为手机的核心部件芯片供应受到限制。尽管华为已经着手寻找替代方案,但至今未有权宜之计。

 

 

  8月初,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公开称,“今年秋季搭载在Mate40系列上的麒麟9000芯片将成为“绝唱”。9月15日之后,华为将不再生产高端海思麒麟芯片。

  随着断供大限逼近,麒麟芯的华为手机开始“告急”。原本金九银十的手机销售黄金期,华却罕见的出现了价格上涨。

  从手机各大渠道释放的信息来看,相比一个月前,搭载有麒麟芯片的华为手机Mate系列、P系列以及Nova等系列,均出现不同幅度上涨。涨幅从100元-500元不等,最高Mate 30保时捷版本超过3000元。

  “相比以往,这个时间段Mate系列、P系列本应该是有优惠、降价的。一方面促进销量,另一方面也要给新品(Mate40)上市留出空间。”来自北京的某手机渠道商人士对腾讯《潜望》表示。

  缺芯是华为手机涨价的主要原因。由于今年美国的第二轮制裁,华为手机的核心部件芯片供应受到限制。尽管华为已经着手寻找替代方案,但至今未有权宜之计。

  受此影响,华为手机的供货开始吃紧。“华为现在能保证华为店面和自营渠道的供货,第三方渠道基本上处于断货状态。”上述人士说。

  华为作为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去年出货量达到了2.4亿部。尽管疫情让整个手机市场增速放缓,但靠着5G的持续发力,今年二季度的中国市场华为还是拿下了高达46%的市场份额。

  而一旦供货无法保证,现有的地位也将难保。来自产业链的分析称,无论华为能否在9月15日后取得芯片零部件,华为在手机市场的竞争力与市占份额均将受到一定影响。

  调研机构StrategyAnalytics(SA)预测,考虑美国制裁对其的不确定因素,预计华为将在2020年出货1.9亿部,占据15.1%的市场份额,排名跌至第三位。三星预计将以 21% 的市场份额保持领先地位,苹果公司将出货1.92亿部,以 15.3%的份额上升至第二。

  在华为手机的大本营中国市场,这个下滑可能会更快,因为这个市场的竞争强度远大于全球任何一个市场。三星和苹果的手机可以取代其旗舰机型,vivo、OPPO等中国本土品牌则可以填补中低端和高端机型的市场需求。

  SA称,华为的市场空缺将使所有海外智能手机品牌从中获利。

  供货吃紧 华为暂停专卖店申请

  尽管按市场份额计算,华为在第二季度成功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厂商,但这是在其国际市场下滑之际,中国出货量增加的推动下实现的。

  除了在技术上不断加码外,华为手机销量和份额持续上升的最关键一环就是加大了对渠道的拓展力度。尤其是在中国市场,华为返给渠道的利润最高时可达20%个点,远高于6%的行业平均值。

  论线下渠道,OV的成绩有目共睹。华为也从OV身上学到了对渠道“人盯店”的贴身扶持,尤其是零售渠道的下沉。过去几年,华为累计下派的服务人员超万人。

  在这个过程中,华为也发展了符合自身特点的渠道方法,尤其是对渠道进行了层级区分,强化了立体式的服务品质和品牌效应。

  经过这几年的努力,华为手机的渠道目前已形成全球旗舰店、智能生活馆、机场体验店、直营店,以及授权体验店Plus、授权体验店、专区/专柜等多层次布局,打造了兼顾广域与深度覆盖,自身需求与合作伙伴共赢的全新渠道模式。

  去年,华为手机的渠道拓展可以说达到了顶峰。华为消费者业务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朱平此前向腾讯《潜望》透露,截止2019年年底,华为消费者业务大中华区包括直营店和授权店在内的门店已经达到7500家,其中三级及以上城市布局约1500家,县级布局约3000家,同时还有超过35000家的专区与专柜。

  然而,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华为的渠道节奏开始放缓。尤其是美国的第二轮制裁,导致缺芯并引发供货吃紧。到最近,华为不得不对渠道进行了限制。

  来自南方某华为零售商的人士向腾讯《潜望》表示,去年华为一直在招聘基层业务人员,今年一直没什么动静。“现在华为专卖店申请基本不批了,只批综合体的PLUS店。但这个投入非常大,加上疫情影响,几乎没人有充裕的资本开店。”

  华为手机的专卖店主要包括直营、授权、专区/专柜等,其规模在全渠道中占比最高。专卖店被按下“暂停”、只批准综合体验店,华为手机在中国市场的渠道规模开始收缩。

  专卖店通常走货最快,因为数量多、覆盖广。他们大多从上级代理商拿货,形成代理商——经销商体系。

  “上级代理商都没有货,专卖店自然没有东西可卖,生存就成了问题。加上一些区域代理商见状涨价,逼近甚至超过官方零售价,导致渠道没有利润空间。”上述华为零售商说。

  另一华为手机的渠道商也无可奈何的对腾讯《潜望》表示,“下面零售渠道算是断供了,货都留给了华为自营店和旗舰店。华为现在在严格控制销售秩序,货源有限的情况下要求优先保证自营店和旗舰店。”

  由于美国的新一轮制裁,台积电和美光表示从那时起就没有接过华为的订单,而之前的订单也会在9月14号时停止对华为的供货。

  据之前的消息称,在120天的缓冲期间内,半导体厂商仍可完成交付在制品,加上华为尚有芯片库存,现在的芯片可能只有一千多万张。

  如果属实,按照华为内部人士的说法,应该都留给了即将发布的Mate40。而按照惯例,会在IFA大会中出现的最新麒麟芯片,并没有在9月3日如约而至。可见,Mate40的备货量并不可观。

  腾讯《潜望》从华为方面获取的最新消息显示,华为Mate 40将于10月15日全球在线发布,搭载5纳米工艺的全新一代麒麟9000芯片。

  因为无法搭载GMS,所以Mate 40的海外销售必然会受到一定影响,所以华为必然转而以国内市场为主。目前,华为手机八成以上都为国内销售,比去年增长了近三成。

  让人担心的是,以目前华为手机持续上升的价格,加上供货不足,Mate 40的在市场的炒价可能会更高,这对广大消费者而言将难以承受。

  华为也并非完全处于绝境,最大的障碍芯片供应尚有一线希望。

  据相关媒体报道,芯片生产商联发科上月28日证实,目前已经依照规定向美方申请,力求9月15日后继续供货华为,同时重申公司遵循全球贸易相关法令规定。同样提出的申请的还有台积电和高通。

  此外,近日已经有消息称华为开始要求所有供应链上的伙伴加速储备芯片,甚至还允许供应商交付一些半成品晶圆以及未经过测试、组装的晶圆。

  当然,也不排除禁令被取消或者再次延期。

  抛开芯片不谈,华为自研系统正在崛起。余承东近期接受采访称,“鸿蒙系统已经投入上亿元,现在能达到安卓70-80%水平,每天每周每月都在改进,鸿蒙手机最快将在明年正式发布。

  而此前华为已经确认,9月10日他们即将举行2020年的HDC开发者大会。在这次开发者大会上,华为将发布新版本鸿蒙系统2.0,相较于鸿蒙1.0来说,其会应用在华为的国产PC、手表/手环、车机产品上。

  在业界看来,鸿蒙将是华为从另一个缝隙突破美国封锁的利剑。

  加速开店 OV最高补贴50%

  华为的处境,让国产手机市场变得暗流涌动,谁将成为华为手机市场缺失的最大受益者引发业界热议。

  从目前的市场份额排名来看:vivo、OPPO将是国内市场最大的受益者,海外市场则是三星和苹果。

  据外媒消息称,苹果已经向台积电追加了8000万的A14订单,如今又传出库克临时向富士康追加iPhone 12备货量,要求富士康在九月份备货至7500万—8000万台。

  集邦咨询分析称,第二季苹果因iPhone SE、iPhone 11优于预期的销售表现,生产数量以4100万台位居全球第三,季成长8%。第三季将持续受惠于上述两款手机订单加持,以及4款搭载5G应用的iPhone 12系列进入量产,生产量将提高。

  作为iPhone 12最大的竞品之一,华为mate 40出货量在无法保证供货的情况下,又加上海外GMS的使用限制,这无疑会推动iPhone 12以及三星Note20等旗舰机型的销量。

  对于海外打拼的其他国产手机而言,小米、OPPO收获也不少。小米最新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在欧洲地区出货量同比增长64.9%。OPPO也增长超过了40%。

  但业内分析人士认为,从欧洲整体出货量来看,小米、OPPO进入较晚、基数也比较低,华为的市场缺失是给了其起量的机会,但从高端市场而言,收益最大的还是三星和苹果。

  众所周知,苹果占领高端市场,靠的是优秀的系统和完善的生态,三星靠的则是强悍的硬件和优秀的屏幕。在美国制裁之前,两家手机厂商瓜分了中国以外的绝大分海外高端市场。华为当初能从这两家抢夺下份额,靠得自然也是出众的技术和持续不断的研发投入。

  回到中国市场,最有希望分食华为份额的是仅次于华为的vivo和OPPO。

  腾讯《潜望》从渠道获取的最新消息显示,过去半年,vivo和OPPPO加大了线下渠道的投入并加速开店,给予开店的房租补贴最高达50%,这在以往渠道策略中并不常见。

  “最近半年,vivo、OPPO在大力发展专卖店,力度比华为大,去年是华为力度大。现在只要是开vivo、OPPO的店,两家就会派人员支持、免费装修,且对综合店最高补50%房租。”上述零售商对腾讯《潜望》表示。

  对于渠道而言,追求利润是生存必需。腾讯潜望从渠道了解到,华为一些T3级城市下的零售商为了生存,同时也开了vivo的专卖店。

  “华为手机利润是最高的,但现在没货,市场涨了但官方没有涨,最终可怜的是我们零售渠道,没有利润空间。开vivo、OPPO的店算是一种补救。”上述零售商人士无奈的说。

  虽然渠道商涨价并非华为本意,可是华为官方至今没有正面回应,更没有阻止渠道囤货的情况,反而放任线下渠道商涨价,这无疑将对华为苦心经营起的渠道市场带来不利影响。

  据悉,vivo、OPPO两家国内零售点目前已超40万个。中国目前大概有600个多城市,粗略算下,平均每个城市你能看到近700个挂着vivo、OPPO招牌的零售点。而且vivo、OPPO还在不断向渠道给予丰富的补贴。

  品质和品牌是最终决定vivo、OPPO能否拿下华为份额的关键环节。品牌上,vivo和OPPO不相上下;但在产品侧,OPPO近一两年的策略和表现略逊色于vivo。

  在过去一年中,OPPO Reno系列、K系列和Ace系列的表现并不出彩。于是我们看到:四个月前,OPPO副总裁沈义人离职。四个月后,一加手机CEO刘作虎作重新“归巢”, 掌控OPPO全系产品。意图也很清楚,OPPO急需重新梳理产品和打法。

  回看vivo,今年第一时间接连推出了iQOO 3、vivo Z6、vivo NEX 3S三款5G手机新品,卡位很清晰,瞬间覆盖了中端、高端、游戏市场等多个手机领域,并将2000—6000元价位区间段全面囊括其中。

  在Canalys的报告中,vivo在今年二季度的中国手机市场份额排名中以16.3%位居第二,仅次于华为。在行业人士看来,vivo的增长很大程度上因为其对5G节奏的把控,或者更直白的说是紧跟着华为的节奏。

  今天的手机竞争,夹杂了太多的外部因素。华为手机的成就并非一日建成,也自然不会轻易倒下。对于vivo、OPPO以及小米而言,不管什么机会,只有具备一定技术实力才能强壮自己,而这个过程需要远见,更需要坚持。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沈阳400电话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