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通400电信400移动400

新闻中心

资本再度青睐,二线造车新势力全员提速“混战”开启

 

  今年,造车新势力的开门红如期而至。

  1月,头部造车新势力蔚来(NIO.N)汽车、小鹏汽车、理想汽车的交付量分别增长352.1%、470%和530%,皆实现大幅同比正增长。与此同时,1月二线造车新势力也相继传出好消息。

  日前,上海证监局发布公告称威马汽车已具备辅导验收及科创板上市申请条件,这意味着威马汽车已完成上市辅导,上交所即将受理公司递交的申报材料。1月28日法拉第未来(下称“FF”)表示获得包括国内前三主机厂及中国一线城市政府投资;前一天爱驰汽车和零跑汽车也相继确认了新一轮融资的消息。

  工信部“长风”计划专家智库成员张翔表示,“新能源汽车板块在去年疫情之后出现新的热潮,国家也连续出台持股政策,资本市场和投资者对于新能源汽车普遍看好。”

  二线造车新势力再迎资本入场

  1月末短短两天之内,FF、爱驰汽车和零跑汽车三家造车新势力宣布了新一轮的融资消息。从这三家造车新势力的市场表现来看,乘联会数据显示,2020年爱驰汽车全年累计交付量为2600辆;零跑汽车在受益于新能源汽车下乡政策的背景下,全年累计交付量为11391辆。

  而FF则是一度徘徊在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边缘,至今仍未有量产车型,按照重组方案,2019年9月贾跃亭辞去FF的CEO职务,由毕福康接任。去年7月第九城市通过子公司与FF签订协议,将向FF注资6亿美元;同年10月,FF表示获得美国两大金融机构提供的4500万美金的债权融资贷款;如今的FF拟上市融资10亿美元,首款量产车型FF91预计在IPO完成后约12个月内推进量产和交付。招银国际证券有限公司研究部经理白毅阳表示,“法拉第未来一直将中国视为重要市场,但由于其在开发生产的关键时间点屡次跳票,消费者早已对其丧失了信心。”

  除此这三家造车新势力之外,去年7月开始按下暂停键的拜腾汽车今年初也迎来“白衣骑士”,与富士康、南京经开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获富士康战略投资,推进首款量产车型M-Byte的量产;日前更有消息称拜腾汽车计划借壳上市,但业内看来拜腾汽车能否复活还是要看资金的情况。

  去年年底,哪吒汽车宣布C轮融资即将收官,由华鼎资本领投20亿元人民币,预计最终融资金额将超过原计划的30亿元人民币。

  张翔认为,“202年新能源汽车板块火热,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在资本市场股价和市值都快速增长,特斯拉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因此受疫情影响,在其他行业相对缺少较好投资项目的情况下,资本更多涌入新能源汽车市场。”

  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也有相同的观点,“二线造车新势力再获得资本的青睐,一方面是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逆势增长,政策的扶持让新能源汽车市场拥有广阔的前景;另一方面,蔚来汽车等头部造车新势力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让很多投资人想要复制这一路径,同时这部分企业已经上市,二线造车新势力自然成为资本的首选。”

  追逐IPO涌现上市潮

  日前,有消息称拜腾汽车正计划通过与SPAC(SPAC也就是俗称的空壳公司)合并的方式上市,并计划最早于今年正式实施;不过针对于拜腾汽车的上市计划,富士康通过一份声明回应称,“目前正专注于优化拜腾新能源汽车的供应链制造,不会对其他市场传言发表评论。”

  虽然拜腾汽车的上市计划未能确认,但不可否认在头部造车新势力相继从美股市场登陆资本市场成功上市后,二线造车新势力似乎突然变得“团结”,争相追逐IPO,新能源汽车市场涌现上市热潮。

  1月底,上海证监局发布公告称威马汽车已具备辅导验收及科创板上市申请条件,这意味着威马汽车已完成上市辅导,上交所即将受理公司递交的申报材料。从融资规模来看,目前威马汽车的总融资金额超过330亿元;但从威马汽车辅导工作报告透露的信息来看,从2017年至2020年9月底威马汽车累计亏损为114亿元,业内认为对于当前威马汽车而言,上市或成为解决资金需求的突破口。

  “对于二线造车新势力而言,目前融资渠道变少,后续融资只能通过IPO,而且IPO募资资本规模较大,所以目前IPO成为二线造车新势力的一个目标。”张翔分析称,“另外,对于企业而言IPO成功上市也是一个背书,成功上市说明其财务结构、公司治理等方面都相对健康,也为其后续发展提供了一个比较好的平台。”

  目前据了解,除了已完成上市辅导的威马汽车之外,零跑汽车、爱驰汽车、哪吒汽车也都相继传出有IPO的计划。哪吒汽车曾表示计划在2021年在科创板IPO;哪吒汽车联合创始人兼CEO张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对于哪吒汽车而言,IPO是为了拓宽融资渠道,是希望在现有成绩基础上有更好的发展。”而背靠大华股份的零跑汽车也曾表示计划于今年下半年提交IPO文件,在2021年底或2022年初在科创板实现上市;爱驰汽车也计划在今年下半年实现IPO。

  可以预见,科创板成为二线造车新势力最为青睐的登陆资本市场的板块。张勇解释称,“选择在科创板上市具有诸多优势,能够提升融资便利、减轻企业负担、激发公司活力以及审核透明高效让上市时间预期可控。此外,科创板的设立有着明确的战略定位,企业如若能经历一轮轮的问询并最终成功在科创板上市,会向市场潜在客户、消费者展示企业更为良好的企业形象,有利于更为有效地开拓市场。”

  “上岸”并非易事,销量仍是根基

  业内普遍认为,如果成功登陆科创板可以暂缓二线造车新势力对于资金的需求,但科创板本身的“退出机制”也会对造车新势力进行进一步的“筛选”。白毅阳表示,“从当前新能源汽车市场来看,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想要走出来并非易事,新能源汽车市场给造车新势力的发展空间和市场份额都不会太大,越到后来生存空间越小。”

  从销量来看,去年仅有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理想汽车、威马汽车、哪吒汽车、零跑汽车的销量超过万辆,而诸如爱驰汽车、新特汽车等的销量在千余辆甚至是低于千量。“对于二线造车新势力而言,最难的还是要把销量做上来。”张翔表示,“销量是造车新势力的一个重要考核指标,只有销量大才能用户多,才会市场占有率高。但如果销量做不上来,IPO也会有失败的风险。”

  而与此同时,对于相对落后的造车新势力而言,更加面临着被淘汰的风险。据悉,虽然是首批实现量产交付的造车新势力,但前途汽车相对于而言游离在边缘市场,目前被执行人信息多达197条,而该公司创始人陆群已收到约165条限制消费令。

  张翔表示,“去年汽车市场的淘汰赛已经开始,目前国内市场市场的汽车品牌太对,产能严重过剩,产业集中度还将进一步增加。”而对于新能源汽车企业,市场格局正在进一步分化,而拥有造车经验的传统车企也在加速布局新能源汽车市场,保正品控和拥有完善的经销渠道,去年七月上市的五菱宏光MINIEV一举拿下去年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销量冠军,而大众汽车集团也开始在华投产新能源汽车,业内认为留给二线及以下造车新势力的时间窗口已不多,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仍处于上升期,今年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日子不会太难过,但如同任万付的观点一样,在竞争中比拼的是核心技术和产品竞争力,以及企业融资能力。毕其功于一役,在这场“混战”和上市热潮中,销量和产品竞争力仍是根本。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沈阳400电话办理



辽公网安备 210112020006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