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通400电信400移动400

新闻中心

古典投机与币圈投机

  过去一年,shib币涨了上万倍,doge币涨了近500倍,比特币涨了10多倍。换句话说,加密货币中涨幅较低的比特币,依然跑赢了绝大多数上市公司的股票。

  可能比特币唯一跑输了一只股票就是游戏驿站,后者最高涨幅超过200倍。

  想想,一年前你把年内准备买游戏装备或化妆品的一万块钱用来买了狗狗币,那么,现在你可以承包你们小区未来一年的游戏装备或者包圆一场薇娅的带货直播了。醒醒。

  赚钱的永远是少数。但通过炒币一夜暴富的这个“少数”,放在整个社会进程中却是一个巨大的增量群体。他们本来应该是房奴或者股市中的韭菜,一边吃着外卖一边做白日梦。也许真的有人会实现逆袭,但背后的杠杆是老杠杆,是存量漏斗里的幸运儿。

  加密货币的突然崛起改变了历史进程。有人说首先要感谢美联储无限防水。问题是,为什么有人通过炒币实现了增量暴富,而大多数人却依旧活在存量世界里苦苦等待?

  前面提到的妖股和妖币,背后都是同一拨人。炒币的人,炒起了游戏驿站;炒游戏驿站的人,很多又看(tou)好(ji)加密货币。而他们的秘密武器,就是两个字:共识。

  比特币在2008年诞生,一开始只是受到极少数互联网极客的关注和青睐,慢慢开始走出硅谷、穿过太平洋。从诞生到破圈,大概花了十年时间。

  这个过程其实就是共识不断被强化的过程。少数人购买比特币时,不存在投机,更多是出于信仰;当很多人购买时,不是出于信仰而是出于投机。这两股力量交错形成的结果,就是价格猛涨。

  价格是加密货币信仰者和投机者的共同纽带。革命者希望通过价格上涨印证自己的信仰,投机者希望通过价格上涨收割别人的财富。所以,价格涨上去是所有参与者的共识。

  以前有一种投机方式,通过信息不对称发财。上世纪八十年代,投机倒把一度盛行,也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投机倒把本质上就是利用信息不对称,吃透价格双轨制的利差。在信息极度闭塞的年代,把北方的土豆卖到南方,把南方的蔗糖卖到北方,都可以一夜暴富。

  后来有了股市,靠内部消息提前买进、卖出,把炒股变成了少数人割大多数人韭菜的生意。

  当然,不是所有靠信息不对称赚钱的生意都上不了台面。很多中介行业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供需双方之间存在着匹配鸿沟,需要第三方牵线搭桥。中间商赚差价,赚的是信息不对称的差价。

  要想从信息不对称的生意中赚钱,首先要尽可能地对信息形成垄断。上市公司的内幕消息知道的人越少,赚大钱的可能越大;中介行业垄断的信息越多,撮合成交的生意就越多。

  所以,信息不对称是排他性的,都想通过独占信息而获利。

  而加密货币的成长壮大,需要的是共识。加入这个共识体系的人越多,价格涨得越快;它不存在对信息的垄断,相反,知道、认可加密货币的人越多越好。

  但任何投机行为,都需要接盘侠,也就是赢家和输家缺一不可。币圈的赢家,是建立在共识不对称的基础之上的。虚拟货币没有秘密可言,发行量是固定的、公开的,不存在业务线,也没有公司治理一说。它的涨跌只依赖于人们对它的共识有多大。

  当比特币只有100个人的共识圈时,他们需要一个1000人的共识圈才能获利,当变成1万人的共识圈时,他们需要一个100万人的共识圈才能实现暴利……小的共识圈需要大的共识圈接盘,大的共识圈需要超大的共识圈接盘,正是共识圈大小的不对称,才有了暴富的可能。信息不对称造就了古典投机,共识不对称造就了币圈投机。

  比特币从一开始仅仅属于硅谷的草莽圈子,到如今连华尔街的主流基金都开始持仓布局,可以说共识圈已经同化了当初它要颠覆的敌人。只要虚拟货币还仅限于被炒作,币圈就只有投机。

  有人说炒股也是基于共识圈,但是炒股离不开一个基本面:公司业绩。公司业绩决定股票共识圈的大小,而不是共识圈的大小决定公司价值。大多数时候,股价的共识往往背离公司的真实价值。

  而虚拟货币除了投(tou)资(ji)价值,几乎没有任何业绩可言,去中心化的结果就是“我们不生产业绩,我们只是别人业绩的搬运工”。价格涨了,大家的业绩就好,价格跌了,大家就只要吃土,唯一的出路就是扩大共识圈,找更多的人来接盘。

  虚拟货币的诞生及其不断破圈,最应该感谢的是移动互联网,随时随地的信息传播在消除信息不对称的同时,也在不停搭建共识不对称。但现在信仰的共识已经让位于投机的共识,与几年前相比,你还听得到“这是一场革命”之类的豪言吗?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沈阳400电话办理



辽公网安备 21011202000644号